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从美俄乌克兰博弈看数字时代混合战争的效用与边界

文 |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 沈逸 教授

2022年2月22日,引发全球关注的乌克兰局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俄罗斯和美国以乌克兰为棋盘的战略博弈有了阶段性的成果:华盛顿向全球预告的所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大规模入侵,如美国打海湾战争或者伊拉克战争那种形态的军事行动,没有出现,但俄罗斯确实在相当程度上复刻了2008年格鲁吉亚行动的后半段,对乌东部两个2014年已经出现的实体进行了一系列法理和程序上的认定。随后,这使得美国及其核心战略盟友做出了一系列制裁动作,规模和烈度虽远比预期的小,但总算是让整个局势再度,或者说,至少是再度,进入了一个短暂的稳定态。从网络安全视角,或者说,数字时代的大国战略博弈来看,美俄这一轮在乌克兰进行的较量,可以说,展现了数字时代混合战争的显著特征,同样,也显示了这类新型非传统行动的边界。

超级大国凭借全球舆论场的话语权优势公开实施认知域行动,是此次美俄乌克兰博弈的最引人注目的新特征。所有人都记得美国最高领导人向全球宣布的2022年2月16日凌晨3点俄罗斯将在乌克兰开展入侵行动的场景。虽然这事儿最终更让人觉得是一幕闹剧,但整体看,这可以看作是主权国家在全球舆论场有意识地实施认知域行动的经典尝试:由美国最高领导人亲自出面,情报与国家安全机构,以及与政府关系密切的西方主流媒体和事实上承担了政府内幕消息放话人角色的意见领袖,在全球信息平台上提供各类碎片化的信息,然后利用“距离差”“时间差”以及“信息差”构建差异化认知能力下的战略情景,继而通过个体对特定情景的程式化反应,诱导行动。除去那个过于精确结果导致失败的节点预测,美方确实成功构建了乌东局势极速升级的主观认知,这种主观认知在全球资本市场,尤其是西欧和乌克兰的资本市场,确实产生了制造恐慌情绪,影响资本流动,乃至影响精英决策意志的效果。

撇开美国方面指责的真假难辨的所谓俄罗斯实施的虚假信息行动,俄罗斯最高领导人在做出承认乌东两个共和国决定后,向全球发表长篇演讲,包括在此前多次与全球媒体直接进行的对话,展现了在面临网络霸权国家认知域行动威胁的国家实施有效反击的经典应对。如果说,美国的认知域行动优势体现在全球舆论场的话语权优势,以及娴熟的信息操控和扭曲技巧上,那么,俄罗斯展现的是一种以国家最高领导人个人魅力型权威为特征的“全国家途径”:普京不仅发表讲话,签署法令,公开展现其与下属就乌东问题问答的过程,而且配合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包括战略武器的实战演练,从而让领导人的发言与国家武装力量的真实信息实现了协同传播,从而向全球所有受众清晰传递了俄罗斯使用所有力量,保障其核心国家利益的坚定意志,最大程度上抵消任何可能的误判与低估,以及由此导致的投机行动和相应的风险。

同样的,人们也发现,美国的认知域行动似乎也在某些地方走入了显著的误区:相比俄罗斯将其用于捍卫国家安全的合理关切与核心利益,美国决策圈似乎更加本能地将这种国家战略工具服务于政客国内政治利益的精细计算;而且,颇具讽刺意义的是,面对美国实施的认知域行动,第一个收到真实负面影响的,还不是美国主要试图打击和压制的俄罗斯,而是美国挂在嘴边希望所谓保护的乌克兰,以至于乌克兰最高领导人一度说出,请不要再散布乌东局势紧张的假消息,这些假消息导致乌克兰承受了资金流出和富豪出逃带来的真实损失。这毫无疑问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出了这种认知域行动可能导致的回旋镖效应。

虽然人们都热爱和平,但是霸权国家的客观存在,以及在追求霸权道路上的本能冲动,让人们再度在乌克兰东部局势的变化中无奈的看到,全球网络空间已经真实地成为霸权国家实施进攻性认知域行动的数字战场。这同样将意味着大国博弈在数字时代的发展又面临新的课题和研究对象。热爱和平的人们只有勇敢去迎接挑战,才能在未来为巩固和维护这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做出更大的贡献。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中国信息安全,版权归作者所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客技术网 » 从美俄乌克兰博弈看数字时代混合战争的效用与边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