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俄乌冲突再次凸显社交媒体影响重塑现代战争的作用

文 | 对外经贸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鹏

俄乌冲突以来,与之相关的各类信息在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优兔(YouTube)、照片墙(Instagram)等国际社交媒体大量传播,吸引了全球网民围观。这次冲突也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为“人类历史上记录最多的战争”。战争和冲突无形中给社交媒体制造了话题,带来了流量,但是,社交媒体也成为事态发展的播报者和舆论战的战场,被动卷入了这场冲突中,带来一系列值得深思的问题。

俄乌冲突中,社交媒体已成为战场实况的直播平台。早在俄军进攻之前,YouTube、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已出现俄军动员和运兵的大量图片和视频。在战斗胶着之时,俄军导弹轰击乌克兰军事基地、武装直升机群在混战中发射干扰弹、装甲车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前进等具有极强视觉冲击力的图片和视频,被众多目击了这些场景的社交媒体用户上传。从军事角度看,这有可能导致战情、兵力部署、武器配置和进攻方向等军事机密的提前泄露。例如,装甲运兵车队秘密行进途中被沿途平民偶然发现,平民拍摄视频并上传到其社交媒体账号,如果该平民是俄罗斯人,则无异于向对方通报本国的重要军事行动秘密,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如果该平民是乌克兰人,则相当于乌克兰军队的侦察人员,向乌军提供了可能改变战场态势的重要情报。再如,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个独立侦探组织利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和视频,就通过地理位置定位、视频场景与谷歌地球真实数据的匹配等方式,在地图上精确划出了俄罗斯军队的行动轨迹。

俄乌冲突中,社交媒体客观上成为舆论战的战场。冷兵器时代舆论战的形式,是把劝降书用箭射进城里;热兵器时代舆论战的形式,是阵地前的喇叭喊话和飞机撒下的满天传单。现代战争中,广播电台和电视等传统视听媒体发挥重要作用。互联网时代,网络和社交媒体入场并已经在伊拉克、阿富汗战场“小试牛刀”。在《140字的战争:社交媒体如何重塑21世纪冲突》(War in 140 Characters:How Social Media Is Reshaping Conflic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书中,美国新闻记者戴维·帕特里克拉克斯(David Patrikarakos)生动描述了社交媒体和网上的意见领袖们是如何改变国际叙事并影响战争走势的。

或许可以说,俄乌之战首先从社交媒体上打响。2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关于确信俄罗斯将“入侵”乌克兰的表态被各大社交媒体迅速传播,给俄方施加了很大压力。在2月21日普京下令俄军队进驻顿巴斯前,社交媒体上已经充斥着俄罗斯大军压境的各类消息。这些基于社交媒体的舆论战攻势在乌克兰成功制造了战前恐慌。在2月24日战争正式打响后,俄方拍摄的乌克兰蛇岛军人投降的视频在YouTube上迅速传播。2月26日,乌克兰国防部在推特上为俄罗斯士兵的亲属开通了一条名为“从乌克兰活着回来!”(ComebackalivefromUkraine!)的热线电话。这些都是典型的“攻心为上”的舆论战术。战场之外,俄乌双方也不遗余力通过社交媒体争取国际舆论的支持。2月22日起,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Twitter、YouTube等平台上接连发声,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俄罗斯、支援乌克兰。俄乌两国的使馆、驻外官方媒体等也纷纷在驻在国通过社交媒体开展公共外交,争取当地政府和民众的理解与支持。

作为重要信息来源和舆论战场,社交媒体注定要承受多方面的压力。理论上,交战双方应对发布相关的内容各自承担相应的后果,社交媒体在这个过程中只提供平台,不偏向任何一方,是最好的状态,但是,现实则是他们已成为各方争取或施压的对象。随着俄乌局势的发展,社交媒体和其他跨国公司一样,面临来自乌克兰和西方国家越来越大的压力。冲突伊始,乌克兰政府就不断施压苹果(Apple)、元(Meta)、谷歌(Alphabet)和奈飞(Netflix)等公司,要求他们停止在俄罗斯的服务。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马克·华纳(Mark Warner)致信Meta、Twitter、谷歌、红迪(Reddit)、电报(Telegram)等平台的高管,敦促他们采取行动对抗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活动。来自欧盟的压力更是显著增加。2月2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将在欧盟封禁俄罗斯官方媒体。2月28日以来,法国数字事务部长塞德里克·奥(Cédric O)、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欧盟委员会欧洲价值观和透明度事务副主席维拉·朱罗娃(Vera Jourova)等,都向Meta等社交媒体施压,要求他们对俄官媒采取更强硬的措施。

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社交媒体已经有所行动。Meta和YouTube在冲突开始后宣布禁止俄官媒在他们的平台投放广告。在欧盟发出封禁俄罗斯官方媒体的指令后,Meta在欧盟范围内封禁了“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两家俄官媒的账号。Twitter在欧盟下了封禁令后还没有响应,目前是对俄官媒发布的内容加强了标记和审查,采取了限制流量等手段。微软下架了今日俄罗斯的应用程序,必应搜索引擎也停止推荐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文章。Telegram虽然声称可能“部分或全部限制”频道的运行,但暂时没有实质的动作。

俄乌冲突中社交媒体的表现,再次凸显了其在重大国际冲突中的特殊角色和影响乃至重塑现代战争的作用。或许,各国和观察家们也将重新审视社交媒体在未来国际格局中的地位和力量,思考如何对他们的行为模式加以适当规范。社交媒体自身也需要一次复盘,深刻思考在以后类似冲突中的角色与责任,解决政治、法律、伦理相互交织的平台治理问题。也许只有这样及时的自省和持续的思考,才能使他们在剧烈变化的国际环境中发挥正向价值,更好实现服务全球用户、成为全球公司的理想。

注: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中国信息安全,版权归作者所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客技术网 » 俄乌冲突再次凸显社交媒体影响重塑现代战争的作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