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俄乌冲突启示:网络攻击走向前台影响深远

文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徐秀军

网络攻击是数字时代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俄乌冲突的全面升级,既体现在有形的实体战场,更全面体现在无形的数字战场。在数字时代,战争的性质、形式和内容因数字技术手段的广泛应用而发生重大变化。如果不加强全球数字安全治理,未来战争对人类的影响将更加难以估计。

网络攻击走向战争前台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相关各方在第二战场——网络空间的博弈与斗争一直都未曾停止。在此次俄乌双方在物理空间的全面冲突升级前,相关各方将网络攻击作为压制和威慑对方的重要手段,更加频繁发起网络攻击。由此,网络攻击逐步走向战争前台,人们也因此刷新了对数字时代战争的认识。

在乌克兰方面,其政府、军事、金融等部门和关键基础设施多次遭到大规模网络攻击。其中,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事件导致乌方很多重要网络系统瘫痪。DDoS攻击是一种针对目标系统的恶意网络攻击行为,它在网络层、传输层、会话层、应用层等多方面导致被攻击者的网络系统无法正常访问。据俄新社消息,3月2日,俄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宣称,俄军对基辅的乌克兰国家安全局技术设施及乌军第72信息和心理作战中心实施了精确打击,电视塔广播设备已经基本瘫痪。网络攻击使乌克兰非战区民众的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而军事网络设施遭受的攻击严重影响了军队调度和作战指挥,对战时行动能力也造成了干扰。

在俄罗斯方面,政府和民众饱受各种虚假网络信息的攻击。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媒体和网站遭受了乌克兰及北约的抵制和攻击,各种对俄不利的虚假信息通过网络在国际社会和俄国内广泛传播。这迫使俄罗斯启动了名为“Explain.RF”的辟谣门户网站,并加强国内不实信息传播的核查机制。同时,俄罗斯能源、金融、电信、制造等关键行业的大型企业都遭到大规模的网络攻击。根据网络安全公司StormWall的统计数据,2月24日至28日期间,针对俄罗斯的网络攻击事件在2月27日达到阶段顶峰,其中,欧盟和美国是网络攻击的主要发动者,分别占网络攻击事件的46.7%和28.9%。

随着网络攻击数量和频次的增加,它给受攻击方带来的损失也不断攀升。2021年5月,市场调研公司Merchant Machine对全球多个国家在互联网连接中断情况下遭受的损失进行估算后发现,1小时无法接入网络空间会造成世界经济损失15亿英镑,10小时无法接入的损失金额上升至150亿英镑,24小时损失金额高达370亿英镑。在对传统战争与防御的认知中,网络攻击被视为与战争一样的行为。据2月28日路透社报道,一位北约官员表示,“北约一直认为,严重的网络攻击同样可以触发《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但是,迄今为止,这种情况还仅仅停留在假设的层面。现在北约认为,在某些情况下,恶意、大规模的网络攻击同样可以被视为是武装攻击。”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一旦确认有北约成员国受到攻击,其他成员国会做出反应。虽然目前北约尚未做出网络攻击触发集体防御条款的决定,但是,其将网络攻击与战争相提并论,也深刻反映了数字时代人们对战争的认识已发生重大变化。

数字战场影响更加深远

当前,数字空间已成为国家利益的交汇域和国家冲突新的策源地,大国围绕信息和网络安全的博弈迅速升温。网络空间不仅存在自身安全问题,还为各种传统威胁和非传统威胁彼此交织、相互传导提供了条件和媒介,可能催化和放大安全事件,给数字时代的国家安全带来全新挑战。在此次俄乌冲突中,数字战场成为整个场合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方面,它直接服务于战争目标,双方重要战略武器的使用都离不开数字技术的支持;另一方面,双方还通过信息战、舆论战分化对方国内立场和争取国际道义支持。

从今年以来俄乌之间的网络较量来看,数字战场对战争的影响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战争门槛降低,二是影响范围扩大,三是破坏系数增高,四是防范难度加大。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正在开始改变战争的形式与性质,与实体战场并行的数字战场被开辟出来,并时刻使交战各方处于高度警戒或相互攻击状态。相对于实体战场,数字战场的战争门槛低、攻击范围广,并拥有更高的破坏系数。军事技术的进一步智能化降低了冲突门槛,战争与和平的界限更加模糊。随着世界各国数字化进程的不断推进,网络空间安全形势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一方面,政府、能源、金融等部门的关键基础设施面临的网络安全压力陡增,不论是数字大国还是正在数字化进程中的发展中地区,都可能遭遇重大的网络攻击。另一方面,网络攻击正在成为一些国家政治和军事对抗的重要手段,引发或恶化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大大上升。并且,数字战场的安全防范难度,也被大大提升。

对很多国家来说,网络攻击已成为影响重大的新型风险来源之一。2021年5月,美国当地最大燃油管道运营商科洛尼尔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到网络攻击,被迫关闭美国东部沿海各州的关键燃油网络。在支付500万美元等值的加密货币赎金后,该公司的燃油运输管道才得以恢复。如果网络黑客将攻击范围扩大到更多国家的交通运输系统、电力系统、大数据中心及其他关键基础设施,那么,这将给全球带来更加重大的损失和负面影响。

数字安全治理迫在眉睫

从俄乌持续多年的冲突来看,数字技术的发展与扩散增加了非传统安全威胁,也使传统安全威胁更加错综复杂。除了防范传统军事安全威胁,数字技术在军事领域的滥用拓展了战场场景并拉长了战线,数字技术带来的安全威胁彰显了当今时代数字安全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从全球来看,当前国际安全形势仍未根本改善,部分地区和国家安全形势还呈恶化趋势,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连续不断。国际社会频繁发生的网络攻击以及接二连三的无人机攻击事件,正在使传统的战争形式发生重大改变,也使很多国家越来越难以防范自身面临的安全威胁。例如,2019年11月,仅在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加沙四个战区就发生了7次无人机攻击事件,并造成41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11名儿童。在国家内部,很多国家正处于发展转型、调整变革的矛盾多发期,各种社会思潮相互激荡,社会矛盾和冲突加剧,党派政治走向极化,致使政坛乱象丛生,社会骚乱此起彼伏。这些问题和矛盾以及各种安全事件,伴随网络信息传播不断发酵和放大,又进一步催生更大的不安全因素。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人们对数字技术和虚拟空间更加依赖,由此也推升了数字安全风险。

然而,全球数字安全治理规则严重缺位,各国协调与合作的努力远远不能满足数字技术发展的现实需要。同时,由于数字技术发展的不平衡,全球“数字鸿沟”日益扩大,少数国家的数字霸权也日益凸显。在此背景下,美国等数字技术主导国家拥有巨大的数字权力,并形成了对他国的全景监控和阻断优势。正如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亨利·法雷尔(Henry Farrell)教授和乔治城大学亚伯拉罕·纽曼(Abraham L. Newman)教授所指出的,这种优势不仅具有自我强化性质,而且有可能被网络霸主当作武器加以使用。一旦这些权力被滥用,对未来世界的战争将产生重大影响。为此,世界各国要加紧推动全球数字安全治理体系发展与完善。这是俄乌冲突带给世界各国的重要启示之一。

作为数字大国之一,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数字竞争、合作与治理,不断提升数字领域的优势地位和数字影响力,努力为维护全球数字安全做出更大贡献。

注: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中国信息安全,版权归作者所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客技术网 » 俄乌冲突启示:网络攻击走向前台影响深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