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NSFOCUS旧友记--刘海霞《NS那些年》

作者: 刘海霞
创建: 2022-02-22 17:24

《NS那些年》

春节期,四哥微信约稿,倍感荣幸的同时,又怕写不出来,好在不是命题作文,那就随感而发,念念碎吧…

起头写这篇文章的当天,和出差来北京的Rong MM刚好匆匆约了个午饭,她穿了件南方的风衣,拖着行李箱,瘦瘦高高地站在单位楼前,头发还是又黑又长,和在NS的时候没什么变化,那时她也喜欢披肩长发,偶尔扎个发带,就坐在秀梅姐的隔壁工位,和蔡MM挨着的位置,清清瘦瘦,后来才听说她是那一届有名的美女,可能她本人都不曾知道,给自己的标签只有:独立&坚强,对技术痴迷。

见面没有寒暄,我看她很冷,也没戴手套,顺手拉过她的行李箱,一路到了吃饭的地方,聊了很多NS的老朋友,当年和她一起去M公司的SSL,Clj,后来一起在杭州的涛哥,Tff等等…NS的老同事就是这样的,感觉就是在大学里一起读了几年书,毕业出来无论是在哪里见到,都如老同学一般亲切。她说她很怀念在NS宇宙的日子,遇到棘手问题,从工位上站起来,有人和自己目光对视,就可以问问题,我回了句:你说那是涛哥吧?涛哥精通网络,二层、三层、企业网各种复杂拓扑,路由/交换机没有问题能出他的手,关键是对女同学非常热情,有问必答,不问也会主动询问有没遇到什么问题,和他经常搭档的是一个卷发飘逸的男生Tjj(现在发型完全变了),说起话来冷静幽默,从技术上来讲,他和涛哥不相上下,只是更高冷一些,后来他也有了自己的创业公司,到处推广,口才应该发挥到了极致。

那时候冰之眼的产品总监是zer9,刚入职的时候,导师就告诉我,zer9技术很牛,这应该是在NS宇宙遇到过的第一个人物了,每周例会,zer9都会拍板一些问题,记得有一次设备出bug,zer9说:是不是内存溢出?后来的结果证明他是对的。zer9爱打乒乓球,除此之外,还是摄影和电子产品发烧友,曾经,他拿着透明水杯,里面泡了个新买的三防手机,引来大家围观。还有段时间冰之眼团队在newchess的带领下,拿NSS lab的证书,加规则测规则,紧张有序。当时的研发团队有很多年轻人,Hx、SSL、爱打乒乓球的Zwz、大兴、Sjp、覃同学、Lc、Lxj…大家配合很好,秀梅姐带着的测试团队是非常强势的,经常给开发团队提bug,提了就得改,改不了也得改,:P。也正是这样的研发团队,给当年冰之眼旗下的IDS/IPS/FW提供了好的质量保证。NS的技术氛围特别好,认识的/不认识的,如果有问题找到了某个人,他会很热情地帮你解决,的确如之前回忆文里讲到的:“主动、直接、真诚”。有一次武汉厅边上的老机房,我负责的一台linux服务器宕机,起不起来,偶然遇到Tfc(现在应该去了西研任职),他就在嗡嗡的机房里帮忙,从grub引导,折腾了好大会儿才最终修复搞定,非常感谢~

入职那年,刚好是NS十周年庆,那次是后续N多年最热闹豪奢的一次了,公司把大家带去北六环稻香湖某大酒店庆祝,那次四哥也上去发言,感觉是讲段子,幽默有趣,又是很认真地在讲,从发言中我看到了这个公司的上下一心与侠义情怀,也非常荣幸能加入进来和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回忆创业十年,一起畅想着未来,这次司庆结束,拍了张超长的合影,至今珍藏。秀梅姐还邀请四哥来给团队培训,讲了两件影响后续工作习惯的事情,一是要记笔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二是要用好搜索引擎。这两点,受益匪浅。直至后来,即使工位相距并不太远,我对四哥的了解,也大多是在他的文字里,你永远可以相信,他文如其人:朴素&简单&正直&深刻&侠义。

在研究部的时光是离各路技术男神们最近的时光了,这些男神们,每位都有专属的武魂(可能还不止一个)&若干十万年魂环。刚搬工位的时候,小钻风(也应该叫大哥,后续省略)说,从这里离开的人都很牛,上一个坐在这里的人是CJ–我与CJ大神除了入职军训时在一个组,他写的抽EP活动吃西餐的程序抽到了我,这是第三次有相关,收拾工位的时候,发现了一本日语语法书,还有些奖牌,期待能发现点日记什么的,可惜没找到。后来的事实证明,工位的魔咒被我打破了。研究部上午的时候,是很安静的,安静到我和小钻风因为技术问题争吵时,会觉得不好意思,直到有一次,TK发了条微博:早晨来听见两个同事讨论进程调度的问题:“……你不要等他杀你,你应该先把自己杀了……”。常听人说在星巴克写代码——但我觉得不能在星巴克讨论,不然一会儿边上就有人报警。看到后就再也不和他争论了(也实在吵不过),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没办法,他也的确总是正确的),唯一能辩过他的人,应该是TK吧,哈。小钻风低调踏实,除了剁软件就是玩各种智能设备,早在市面上电视盒子流行之前,他自己都能用arm板搞盒子了,什么智能门锁、智能手表、智能摄像头玩得比厂家还明白。除此之外,就是求真精神了,和智能穿戴设备厂商求真,和银行大堂经理求真,和运营商客服求真,和NS的一些流程制度求真,逻辑清淅且擅长摆事实论据,最重要的是对事不对人(因为对天文宇宙的爱好,他的心胸宽广豁达),你上午和他PK过,中午还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海聊…在这种精神的支配下,他又加持了一个新的身份:*区法院的人民陪审员,这对IT和安全从业者来讲,是一件大好事吧,哈哈哈。

四哥发出来的回忆文里,鲜有出现的一位研究部在编大神应该是zl(非w3)了,他在android系统安全方面研究颇深,比技术还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低调不语,待了那多年,因工作关系,只和他说过一次话,一封邮件就解决了,另外一次是午饭碰巧在一个桌子,基本上都是我和ZF在问,他在答(回答得很简洁,让你没法继续问),那一次是我们第一次&最后一次见到他笑。据说有一次,他面无表情地坐上了一个出租车,报了目的地,出租车司机过了好大会儿说,您下车吧!他给讲出来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很懵,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下车了…虽然不擅长社交,但他内心是很丰富的,喜欢酷酷地骑个绿色大摩托车来上班,在平衡车还很少有人玩的时候,他每天中午都出去溜平衡车了,NS的内刊上,还有他写过的一篇对平衡车的对比研究(没记错的话),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独轮车,玩得也溜溜的,如果你在某天中午的河边,遇到一位玉树临风,表情酷酷,玩滑板|独轮车|平衡车|千奇百怪的车的人,那应该就是他。

好在,大神们也不是一直那么安静,中午时常会听到有人踏着重重的脚步声而来,那是Star来喊饭友吃饭了…下午的时候,bluerust或者TK会站起来抛出个话题,然后气氛就起来了,或者是八卦段子,或者是读了什么书,遇到了什么技术问题,有时候也会讲点家庭趣事,讲完,就又恢复了平静。不得不说,TK的确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的传说太多,这里就不多提了,感觉就是什么都懂还钻研得很深,有次头顶的灯坏了,然后他就开讲荧光灯启动器的原理,你琢磨下这场景,就像有个万能机器人站在身边,从那时起,我看到了牛人与平常人的差距…有时候晚上走得晚些,会看到bluerust与几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搞辩论,很是热闹,随着这一波回忆文不断发出来,他们的名字也都想起来了,感谢四哥,让我们想起了好多有趣的人和事。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某天TK微博发了难忘今宵,四楼这半边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毕竟“教主”即是精神领袖一般的存在。在TK走的最后一天,我鼓起勇气,让他给签了个名(不要笑,这是认真的,到现在我还放在笔记本里珍藏着),这大概是粉丝最后的念想了。和TK同一时期离开的还有Qfp,他在的时候,和hw、小钻风、zf一起,午饭我们是可以坐六人桌的,后来就只有四人座了。吃饭期间,yj大哥经常和小钻风辩论,声音很大,最后也辩不出结果,我和zf一度无奈充当裁判的角色,现在回想,也是段很好的时光,如果有机会重聚,一定要拉着所有人留个影…

公司边上有条南长河公园,一些NS同事会在午后溜达一会儿,那条河亦承载了不少回忆,从应届生一起进来的几个小伙伴(tinacc、ziqiu、tff、angel…),到后来的Hw、Zf、Bb,再到后来一个人,再后来我们都从这幅画面中消散,似乎是件挺伤感的事情,又似乎是件挺幸运的事情,我们一起遇到过能出字谜的退休老者,给一帮老太太领舞的大爷,男扮女装的热舞者,引吭高歌的、练剑的、划船的、冬泳的、钓鱼的、捕鱼的,遛狗的、结队跑步的:P,一直到离开好久,路过紫竹桥,还会想着去走一走,这种怀念应该会一直存在吧。

感谢所有的相遇!

————————————————

scz:

海霞这是跟那个\”涛哥\”有仇吧,读下来,像是高级黑。

翻了一下之前记录下来的海霞的话,有这么一段。没记错的话,南长河公园还有一位年纪挺大的退休教师,经常让路人猜字谜,再后来还有一位男士每天穿女装跳一些很火辣的舞,虽然没踩到鼓点,也让不少人驻足观看。有时候遇不到那位老者,他会把字谜写下来,留给大家猜,我和张帆经常一起猜[擦汗]。那位跳舞男士是早上在,还带着很长的假发,一度怀疑他是因为没考上对面的艺术学院魔怔了……

小钻风那段,太搞笑了。海霞跟我说,他知道我要写,提出要审核下才可以发,要不然,可以写更多。言下之意是,小钻风已经提前知道她要交作业,而且先我一步审查了她的作业,简直了。我问海霞,他咋知道你要写的?结果是她自己在哪里说漏嘴了,岂有此理。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我来点补充说明。除了是迎风招展的胸毛哥、流转人间的大喇嘛、巡山的小钻风之外,还是帝都投诉王。从NS宇宙到各行各业,没有他没投诉过的,而且战绩辉煌。我给女科学家经常仔细讲解小钻风神勇无敌的投诉风采,并且多次从小钻风那里求取真经,以便投诉各行各业,成功过两次。

历史上小钻风在某项长期任务中有过几任合作小伙伴,不记得CJ是不是其中一位了。后为依次出现的是邱鹏、海霞、白波。邱鹏与小钻风合作了短短的两年(可能不到),常听他俩干仗。邱鹏离职后,海霞与小钻风开始了较长时间的合作。那段时间办公区突然安静了许多,听着小钻风很讲道理地低声细语式地给海霞讲解技术问题,我还发过条微博感慨了一番,可惜那条微博早被我清理了,不记得原话是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黑客技术网 » NSFOCUS旧友记--刘海霞《NS那些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